当前位置:首页 > 汪千易 > 正文

新光落幕!白手起家女首富,一地鸡毛终退市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曾经“鸡毛飞上天”,如今化作“一地鸡毛”。6月...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曾经“鸡毛飞上天”,如今化作“一地鸡毛”。6月22日,新光圆成(现“新光退”)走完了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走向退市的终局。

新光落幕!白手起家女首富,一地鸡毛终退市

  回首短暂资本路,2016年,新光借壳方圆支承登陆A股。同年,实控人周晓光、虞云新夫妇以300亿元身家上榜胡润百富第53位。

  高光时刻倏忽而过,“隐雷”在上市后快速引爆。2018年,新光集团两笔30亿元债券出现违约,随即资产受限、股权质押和冻结、破产重整等问题接踵而至。

  此后,新光圆成连续两年归母净利润为负,股票自2020年4月29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因2020年末净资产为负值,2021年报又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最终触及股票终止上市情形。

  “很可惜。”浙江商界人士对记者表示,“周晓光白手起家,曾是浙商的风云人物,最终因多元化扩张及经营不善走向败局。”

  “从盾安、银亿、精功等大型浙江民企的过往案例可以看到,盲目扩张无度加杠杆,是企业经营的大忌。”前述浙商人士说,“专注主业的高质量发展,才可以行稳致远。”

  截至4月20日,新光圆成股东户数为1.27万户。

  连年亏损 积弊成疾

  自控股股东新光集团2018年发生债务危机以来,新光圆成便深陷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与违规担保的漩涡,生产经营与流动性风险交织。

  2018年5月,新光圆成假借支付第三方股权收购款名义,向新光集团提供资金7.6亿元;在未经债权人同意的情况下,假借债务转移的方式向新光集团累计提供资金6.75亿元;且未按规定披露为关联方提供重大担保,担保金额达29.52亿元;新光圆成与新光集团共同向自然人借款0.8亿元。截至今年最新公告,新光圆成资金占用总额及违规担保总额仍分别高达28.01亿元、14.33亿元。

  2019年底,安徽证监局下发市场禁入决定书:周晓光、虞云新夫妇担任公司董事、实控人期间,曾指使、安排新光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关联交易事项、上市公司违规担保事项、共同借款事项,不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二人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2021年1月3日,马鞍山市公安局决定对周晓光及虞云新取保候审。2天后,中国证监会宣布对新光集团立案调查。

  “新光集团在大举进军房地产之后,一度出现过较大的资金问题,当地政府曾经纾困过。但随着窟窿越来越大,政府也难救了。”当地一位商界人士对记者说。

  2018年,新光圆成亏损2.12亿元。后因计提大额担保损失及资产减值准备,且有息负债较大,公司2019年亏损额进一步扩大至50.85亿元,且2020年持续亏损。

  2021年,新光圆成终于由亏转盈,实现净利润7.01亿元。其中,债务和解及债务豁免形成的收益等非经常性损益19.24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2.23亿元。但是,因违规对外提供担保与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两项内控重大缺陷,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

  因触及退市规则,新光圆成于今年6月1日进入退市整理期。“还是有点意外的。毕竟,2021年,公司股价曾经一度暴涨,最高区间涨幅超过6倍。市场一度认为公司能够保壳。”浙江一位私募人士说。

  从鼎盛时期300亿元的总市值,到如今只剩不到7个亿,新光圆成就此走过了大起大落的“资本一生”。

新光落幕!白手起家女首富,一地鸡毛终退市

  借壳上市 对赌埋雷

  2016年,是周晓光夫妇走进资本视野的关键时点。是年,新光集团以旗下万厦房产和新光建材城全部股权借壳方圆支承上市,股票简称变更为“新光圆成”,成为一家以房地产开发和商业经营为主,回转支承生产与经营为辅的双主业上市公司。

  “其实,当时新光集团的资金链已经出现了危机,不惜代价借壳上市,只是为了能够融资续命。”当地商界人士称。

  彼时,除上市主体新光圆成外,新光集团还拥有近百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逾40家参股公司。截至2016年底,新光集团总资产高达687.46亿元。2018年3月,周晓光以185亿元财富登上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问鼎浙江女首富。

  风光上市绑定了巨额对赌。新光集团在重组时作出业绩承诺:新光圆成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14亿元;2016年、2017年累计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7亿元;2016年至2018年累计扣非净利润不低于40亿元。

  “三年之约”,言易行难。从实际完成情况来看,新光圆成2016年、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5.11亿元、13.49亿元,勉强“过线”。但2018年,新光圆成全年扣非净利润亏损2.71亿元,距离当年最少实现11.4亿元净利润的目标相去甚远。

  2018年9月,新光集团两笔债券出现违约,违约金额30亿元。此外,还有两笔共计20亿元的短期融资,及规模高达16亿元的“11新光债”,也在同年9月至11月相继到期。

  截至2019年9月,新光集团累计发行的15支债券中,已有12支实质性违约。债权人的实际申报总金额为539亿元,其中担保债权147亿元,普通债权392亿元。新光集团卷入多起诉讼和仲裁案件,旗下新光饰品等子公司纷纷申请破产重组,周晓光也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2021年2月,金华市中院对周晓光夫妇及其两个儿子发出“悬赏追债”。去年8月,周晓光名下四套别墅被法院竞拍,总价5466万元。

  跌宕人生 潮起潮落

  在浙江,周晓光曾经是一个符号。从摆摊妹到女首富,再到失信人,周晓光跌宕起伏的人生历程,始自一个平平无奇的开局。

  1962年,周晓光出生于浙江诸暨岭北周村,16岁起辗转各地售卖绣花样,白天摆摊做生意,晚上坐车赶路,吃遍千难万苦。1985年,她嫁给同样卖绣花样的浙江东阳人虞云新,两人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买下一个摊位,开始经营饰品生意。

  1995年,周晓光夫妇拿出700万元,各取双方名字中的一个字,成立新光饰品厂。这个在当时看来异常大胆的决定,开启了“饰品女王”此后的一段光辉岁月。2000年前后,面对国内饰品行业的无序竞争,周晓光将目光瞄向海外市场,带着自主设计的饰品走出国门。

  最初的“小摊”被周晓光夫妇越做越大。2004年,新光集团正式成立,跨界布局农业、零售业、房地产、投资、商贸等多个领域。其中,房地产业务以万厦房产、新光建材城为核心,建设义乌世贸中心、义乌财富大厦、新光天地等十余个项目。

  2006年接受采访时,周晓光就曾表露过对股改和上市的向往和规划,直言“企业发展肯定要走这一步。”这个梦想在10年后照进了现实。可惜的是,又在维系了短短6年后,重新化为泡影。

  2019年8月26日深夜,沉默许久的周晓光曾经发了一条朋友圈说:“作为新光的当家人,我选择坚强地站起来,完成自己的使命,竭尽全力给债权人,给合作伙伴,给新光集团和各级政府及社会一个诚恳的交代。”

新光落幕!白手起家女首富,一地鸡毛终退市

  然而,鸡毛最终落到了地面。

  这样的案例,还在资本市场不断上演——

  6月2日,深交所决定终止*ST聚龙股票上市。昔日“辽宁首富”柳永诠家族的点钞机公司即将黯然退市。

  就在同一日,*ST济堂也收到了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乘着上市“东风”,实控人张美华一度问鼎湖北“荆州首富”,如今亦被证监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曾经的“河南首富”朱文臣麾下的ST辅仁(维权)如今也在退市边缘挣扎。此前,ST辅仁因虚假记载等多项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罚,朱文臣被罚10年禁入证券市场……

  “鸡毛很轻,但只要有点儿风,它就能飞上天。”作为电视剧《鸡毛飞上天》里女主角的原型,周晓光曾经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拔节生长。但这个励志故事似乎暗藏另一个隐喻:一旦风停了,鸡毛还是会回到地面。

发表评论